(4)趣谈“许三多”在部队考军校的事情

作者: ArmyEdu.ORG 分类: 军校梦专题 发布时间: 2013-12-01 ė1,247 浏览数 6评论关闭

我叫许三多,我爹叫我“龟儿子”,村里的人叫我“三呆子”,我来自河北的下榕树村。我其实很喜欢读书,虽说大家叫我三呆子,但是我脑子记东西还挺快,就是我爹不太想让我读书。准确来说,一是家里没钱读书,二是爹认为读书没前途,当兵才有前途,这应该是最主要原因。

我不喜欢当兵,我怕当兵,当兵的人都很刚强,其实我认为他们是很凶和欺负人的,可能是由于自身怯懦的性格导致的。去年村里又开始征兵了,这对村里的人来说都是稀罕事,恨不得把家里的小伙送到部队,可能他们认为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。本来征兵的同志是看不上我的,由于我爹的折腾把这事给促成了,我也心不甘情不愿踏上了部队的征程。

临来部队的头天晚上,爹叮嘱我说了,在部队要安分守己,部队的老兵都会欺负人,让我忍着点也不能招惹,多干活不吃亏。我很胆小怕事,做什么事都做不成,这可把我吓坏了。

进部队后,确实有很多老兵会占我们新兵蛋子的便宜,特别像我这种类型的,但我觉得没什么,笑笑就过去了,可能是习惯了的原因。在部队的战友不了解我的叫我许三多,了解的我的叫我“许木木”,不当我面的时候可能还会叫我“许傻子”。

和我同村一起当兵的去到同一个连队,我叫他成才哥,对我可好了,他说大家是老乡要互相照应和鼓励。有一次,成才哥跟我说,“知道大家为什么叫你许木木吗?”,后来他还给我认真分析了一下,因为我爱笑,是傻笑,别人欺负也笑,发错误了也笑,其二说是因为我笨,平时脏活累活全干了,技能倒没会多少。我后来很久才明白过来,这也许就是让我在连队里很快“走红”的原因。但是我觉得战友们对我还是挺好的,尤其是我们的班长,他叫史今,像我的大哥一样,愿意和我说话,对我特好。对面铺白铁军都跨我皮鞋擦的好,隔壁铺的大胖哥也不再欺负人了。

听说每年军校都会来我们部队招考,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部队考军校,或者是大家说的军考,崔老师这里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这主要是单位准备让我考试,让我提前准备着,这还是班长告诉我的。我有机会去考学,还是挺开心的,至于这“军校梦”我不敢多想,如果当做一个伟大的梦想去实现,这对我来说很大压力,因为至少我不能让班长失望。

说起让我去考学,我是心理暗自乐了很长一段时间的。身边的战友都脑子很灵活,办事利索,也懂得很多人情世故,这是我所望尘莫及的。后来,班长找到我谈话,说部队考军校比较难,名额少,说我的记性好,要提前做好复习。后来,我才发现,我是他们当中高中文化底子最好的一个,他们高中大多是不读书那种。我把这归结为“傻人有傻福”,从那开始我觉得我还是可以的,高中的知识也都还在呢。

后来,我就一直复习备考,班长也挺照顾。听说从部队考上军校不用什么学费,这是我最有动力的,因为我还是挺喜欢读书的,何况是军校,再说都来当兵了还要问爹娘要学费那即使是考上了也负担不起。现在为实现“军校梦”,大家一起努力,但是我们必须要以平常心对待,哪怕自己背负了很多的期望。

这篇文章来自《士兵突击》许三多故事的改编,其实我是想当做一新颖的作文来写的,由于能力限制吧。后面结合了一些自己的实际情况,在这里我真的很感谢我的战友,尤其我的班长同志。也许在该文对“傻子兵”的描述会多了一点,却是我和战友之间发生的珍贵点滴,这将会成为记忆,因此我想把它封存好。而对“部队考军校”的描述似乎少了很多,其实在我军考复习到现在还是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的,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没法展开细节和大家说。最后,让我们为了实现军校梦一起来奋战和加油!

提示:内容来自军考战士或家长的分享,如果你也想和大家一起分享军校梦,请参与正在进行的“分享军校梦文章征集活动”。

版权所有©崔爱功军考博客网,转载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armyedu.org/708.html

★(北京)崔爱功军考教育,中国军考教育第一品牌!

0
Ɣ回顶部